党务工作

  • 05

    2018-09

    学习贯彻中央《意见》和干部作风问题排查整改 工作知识测试试题

    点击量:5190

    学习贯彻中央《意见》和干部作风问题排查整改 工作知识测试试题 单位: 职务: 成绩: 一、填空题(共15题,每题2分) 1、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,紧紧围绕统筹推进 和协调推进 ,中央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》。 2、中央《意见》强调,教育引导广大干部不负党和人民重托,以

  • 01

    2018-08

    梁家河 | 从土窑洞到新楼房

    点击量:2942

    2013年7月,延安市遭遇自1945年有气象记录以来过程最长、强度最大、暴雨日最多且间隔日最短的一次持续强降雨袭击。山体滑坡、房屋垮塌、道路冲毁、电力中断、库坝告急、农田毁坏······延安市13个县区共计154.5万人次受灾,42人死亡,直接经济损失达120多亿元。 在这场严重的灾害中,梁家河80%农户的窑洞受损,部分窑洞坍塌。 灾后重建的时候,当地政府决定梁家河实施移民搬迁,梁家河村100多户人家将陆续搬迁到镇上居住,梁家河的孩子全部在文安驿镇上幼儿园,读小学,接受更好的教育。梁家河原址将在恢复原貌的基础上,建成党员干部党性教育基地、青少年“三观”教育基地、美丽乡村示范基地。 人们被这一计划鼓舞着。 “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住进楼房。”梁耀进说。 小区当年破土动工后,梁耀进有空就会去看一看,他要看着房子一砖一砖地建起来。 梁耀进出生在土窑洞,成家后住的也是土窑

  • 31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听近平的,准没错

    点击量:2935

    退耕还林是人们利用土地方式的一次转变,也使梁家河人的生产、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转变。 梁家河人懂得了发展高效农业和现代农业,开始发展规模化养殖业,梁家河成为延川县有名的养殖专业村。 村民梁世雄成了一名“鸡司令”。延安实施退耕还林后,农村劳动力出现了富余,很多人外出打工,梁世雄最初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队伍。村里发展养殖业,他响应号召,回到了村里,开始养鸡。 刚开始养鸡的时候,因为对科学管理知之不多,前期疫病预防没有跟上,他养的鸡一下子死了4000多只,损失惨重,但他咬牙坚持了下来。2015年,他的鸡场养鸡7000多只,为提升管理水平,他又投资6万多元上了自动化养殖设备,一天能卖鸡蛋5000多个。梁世雄喜滋滋地说:“两个月收入就顶外头打一年工。” 说起自己养鸡的经历,梁世雄说:“等靠要的思想要不得。发展产业光想着靠扶持不顶事,最重要的是靠自身的不懈努力,跌倒了还得自己爬起来。” “最红火的2008年,整个文安驿镇卖的鸡蛋全部来自梁家河

  • 30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山绿了,水清了,天蓝了

    点击量:2777

    1999年是延安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分水岭。这年,国家提出了“退耕还林、封山绿化、以粮代赈、个体承包”的十六字水土治理措施,要求延安人民变“兄妹开荒”为“兄妹造林”,实施退耕还林,建设美好家园。延安将25度以上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,保留“人均2.5亩高标准基本农田”作为一项保障措施,在全市范围内迅速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“绿色”革命。 几年下来,梁家河光秃秃的群山上木已成林,曾经灰头土脸的坡坡洼洼披上了绿装,雨过天晴,山头上云雾缭绕,一座座大坝把几条小沟锁得滴水不漏,坝田仿佛铺上了一张张平展展的毯子,成为村里旱涝保收田、高产丰产田。 “过去一干就是一整天,两头不见日头。”村民王富忠回忆,由于土地贫瘠,王富忠的地里只能产些土豆、小米,而且收成很差。 “现在,地就在家门口,不用爬山,甚至是开着三轮车、骑着摩托车去种地,而且1亩沟坝地产量顶得上5亩山坡地,下苦轻反而打粮多。”对比过去,王富忠感慨万千。 从1999年退耕以来,

  • 27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家家户户过上了好光景

    点击量:3089

    改革开放让梁家河村民过上了好日子。 刘瑞莲小名“争气儿”,曾是一个苦孩子。在她的儿时记忆里,她和弟弟妹妹夏天几乎没有穿过鞋,晚上四个娃娃合盖一床被子,就连吃顿白馍馍都是奢望。 17岁那年,刘瑞莲嫁给了梁家河村民巩政福。婚后的生活依旧艰难,一家人的饭桌上仍是少不了野菜。刘瑞莲说,在能吃的野菜中,一种叫“洋脑梢”的植物叶子最难吃,嚼在口中扎乎乎的,吃在胃里消化不了。她一吃就胀肚子,连着吃上几天手和脸就肿了。 习近平担任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后,先后办起了铁业社、代销店、缝纫社。缝纫社要选三名妇女当社员,刘瑞莲没想到自己也被选上了,欣喜得一晚上没睡好觉。 缝纫社实行计件挣工分,做一件衣服记两分。为了多挣工分,刘瑞莲跟丈夫巩政福商量,借钱买了台“标准”牌缝纫机。她常常是匆匆吃口饭就干活,把需要手工做的活儿拿回家里晚上继续做······ 打坝造地,多种经营。在习近平的带领下

  • 26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黑子:当干部的身上要留住泥土味

    点击量:2993

    王宪平皮肤黑,村里人都叫他“黑子”。 刚回到梁家河的时候,村干部让王宪平给村里写宣传标语,办黑板报。“鼓足干劲,力争上游,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”“农业学大寨”等,这些内容王宪平至今还记得。 大队成立合作医疗站后,王宪平因为在学校学过些医学知识,被推荐为赤脚医生,负责前后两个生产队的医疗卫生工作。 那个时候,农村人缺吃少穿,生了病一般都会扛着,实在扛不过去了才会去公社医院或县医院。人常说生命可贵,可对于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农民来说,生命有时是廉价的,买药的几角几分钱都要精打细算。 一次,村民吕能胜突发肚子疼,疼得满头大汗,去县医院治疗好转了,回到家又犯了。 吕能胜的婆姨跑来找王宪平。“你去看看吧!不怕,治好了是你的功劳,治不好是他命苦。”吕能胜的婆姨央求他。 看了看吕能胜的病情,王宪平想到了针灸。他试着给吕能胜扎针,没想到扎了两次后,吕能胜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,再也没犯。 王宪平因此出了名。王宪平明显感到,乡亲们总是有意无意地抬举他,于是不管刮风下雨,他总是随叫随到。

  • 25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能人:要想办法巧干,避免苦干

    点击量:3061

    在周围人的眼里,刘永耀是个“能人”,心灵手巧,他自已也很享受这个称号。刘永耀说,他年轻的时候,让他佩服的人很少。但是,习近平看得远、想得深、办法多,让他彻底服了。 1974年农历正月,刘永耀接到文安驿公社教委的通知,他被调任梁家河小学校长。那时,习近平是梁家河大队党支部书记,因工作关系,一来二往,两人就熟了。 刘永耀记得,当时梁家河小学一共四名教师,包括他这个校长。刚开学的时候,习近平来学校召集他们四人开会,简短的讲话表达了三层意思:一是梁家河要改变面貌,必须要有一批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才;二是培养梁家河人才的任务就靠老师们了;三是老师们有什么问题,他可以帮助协调解决。 会上,袁树成老师说:“我们是从外村来的,吃菜有困难,可不可以给我们划一块地,我们自己种菜?”第二天,习近平就在学校外面的一个平滩里给他们划分了一块地。这块地离河很近,浇水很方便。 老师们被感动了,他们没想到这个20岁出头的娃娃书记办事这么干脆利落! 当时,习近平正准备在村上办沼气,对于这样一个新鲜事物,许多社员根

  • 24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铁锁:要做行动上的巨人

    点击量:3041

    “铁锁”是武晖的小名。 “来,小朋友。进来进来!”窑洞内,知青对着窑洞门外的武晖轻声叫着。 武晖没有动,衣衫破烂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他其实也不是小朋友,只不过身材瘦小,显得小罢了。 那年,武晖14岁,比习近平仅仅小一岁,在知青到来之前,他刚从学校回到梁家河。他是一名初中生。 武晖没有进去,站在门口听他们说话。他看知青,如同在看一个新世界。 那时正是寒冬腊月,天气很冷,但知青们不会烧炕,窑洞内冷得如同冰窖,知青们就问门外的武晖会不会烧炕,武晖说:“当然会了。”在农村,哪个娃娃不会烧炕?武晖这才怯生生地走进了窑洞。 就这样,武晖成了知青窑洞里的常客。知青们知道了他的小名叫“铁锁”,他也记住了六名知青的名字。 武晖兄弟姊妹七个,家里人口多、劳力少。当时在农村这样的家庭是最穷困的。 武晖的小名“铁锁”隐藏着一个辛酸的故事。武晖曾有一个哥哥,出生不久就夭折了。武晖出生后也体弱多病,父母就请算命先生为他“保锁”,所以

  • 23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随娃:村干部要“一碗水端平”

    点击量:2837

    “随娃”是石春阳的小名,为人实在,习近平很看重他。 习近平当选大队党支部书记后,就推荐石春阳当队长、支部委员。1975年春,习近平又推荐他当了大队党支部副书记。两人一起搭班子,石春阳跟习近平学了不少东西,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当领导要“一碗水端平。” 1975年试办沼气取得成功后,梁家河事实上成了一个培训点。各个公社都来梁家河办学习班。现场演示、座谈等事务繁多,习近平便对石春阳说:“随娃,以后你给各公社来的人开会,我太忙,顾不过来。” 石春阳接下了这个任务,忙前忙后,既对沼气技术有了更深的了解,工作也变得有了条理。直到习近平说要让他接替当大队党支部书记时,石春阳才恍然大悟,原来习近平是在有意锻炼他。 有一件事让石春阳永远难忘—— 习近平刚当选大队党支部书记不久,大队接到一批救济粮,围绕怎么分,社员产生了很大争议。人人都说自己家困难,都想多分一点儿,互不相让。开会商量,说着说着就争吵起来了。 习近平知道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,就说:“都别嚷了。咱们现

  • 20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泪别梁家河

    点击量:2695

    1969年年底,跟习近平一起到梁家河插队的知青王燕生当兵走了。其后,不断有知青离开。 返城的闸门打开了。1971年,国家开始在知青中招工、招干、招生、征兵。每年有千余名知青通过这些方式离开了延安。到1976年年末,留在延安的北京知青只剩下918人。 1973年,习近平试图叩开返城的大门,他希望上大学读书深造,毕竟读书是他最大的愿望。 这年,习近平和武晖一同去县里参加了考试,习近平选择的目标是清华大学。当时录取的方式是考试加推荐,家庭成分是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。 习近平遭到了清华大学的拒绝——他是“黑帮子弟”。武晖的大学梦也破灭了,他只考上了延安师范学校。这个受北京知青影响,一心想走出梁家河去大城市看看外面世界的农村青年,一度非常灰心,好几个月才缓过劲儿来。 1974年,雷平生考取了延安大学,梁家河的北京知青就只剩下习近平一个人了。 1975年,清华大学分配给延安两个名额,全部给了延川。习近平再次有了报考的机会,他三个志愿全填写了清华大学。 “你让我上就上,不让我上

  • 19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要为人民做实事

    点击量:2326

    从梁家河到文安驿,一个来回30多里,社员买日用品步行去一次得花大半天时间。这个事一直让习近平惦记着。梁家河普及沼气后,他就谋划着给村里人办更多的事。 村子里有人会铁匠手艺,习近平想:“何不让他发挥特长,服务村民,为村民打农具、修农具?”于是,梁家河盖了一间打铁的“小车间”,成立了铁业社。 按习近平的谋划,铁业社实行定额管理,完成定额任务后还可获得提成。铁匠和农民一样记工分,免费给社员修理农具,额外制造的农具可以卖给县里的农副产品公司,增加集体收入。 这样做的好处也看得见,社员需要农具,不用跑到文安驿,直接到铁业社来就可以了。这方便了群众,降低了成本,节约了时间,让农民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。据文安驿公社的一份统计报表显示,1974年这个铁业社共打制农具1500件。 按照这个路子,习近平想出了许多发展的点子。 他召集村里人开会,说:“像煤油这种生活必需品,我们完全可以把文安驿供销社的东西拿一部分回来代销,然后再按单子定期跟他们结算。”

  • 18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沼气专业户

    点击量:1909

    1974年1月,黄土高原已进入隆冬,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梁家河的乡亲们开始忙着准备年货。 习近平刚刚当选为大队党支部书记,他一直琢磨着能为改变梁家河的面貌做些什么,琢磨着推动梁家河发展的切入点。 灵感在苦苦思索中不期而至。一天,习近平正在翻看着报纸,当月8日《人民日报》刊载的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大办沼气的两篇报道深深地吸引了他——如果我们这儿也能用沼气煮饭、照明该多好啊! 梁家河地处偏远,烧煤要到百里外的煤矿去拉。一直以来,群众为了烧火做饭大量砍伐树木,造成水土流失,影响农业发展。如果办沼气,不仅能解决农村能源问题,解放生产力,还能对厕所粪便进行处理,提高农村公共卫生水平,更能解决农业肥料问题,提高粮食产量。沼气,就是解决农村生产生活问题的一把钥匙! 沼气是一个全新的事物。尽管对沼气的美好憧憬鼓舞着习近平,可他还是非常冷静:四川与陕北气候差异

  • 17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永远的财富

    点击量:1902

    当年的延安一直没有摆脱贫困。1973年6月9日,周恩来总理陪同越南党政代表团来延安参观访问。时任延安行署专员土金璋回忆说,听到延安不少人吃不饱肚子,一家五口人合盖一床被子时,总理反问:“为什么会这么苦?”面对一桌酒席,周总理只吃了一碗小米饭。“我这个总理没当好,延安人民生活还很苦······”说这话时,周总理眼中闪着泪花。 延安地区当时辖14个县,有130万人,人均粮食不足250公斤,人均收入不足50元。锅里没粮,口袋没钱,是大多数农民贫苦生活的真实境况。 周总理向延安地委、行署提出“延安三年变面貌,五年粮食翻一番”的要求。他说,等延安建设好了再来。 周总理的要求被广泛传播,得到了延安人的积极响应,知青们也积极行动起来,一些已经被提拔为干部的知青甚至一再写申请,要求回到农村,搞好粮食生产。 而实际上,这时的习近平已经在谋划着梁家河的粮食增产计划了。 他当选大队党支部书记后,一

  • 16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陕北的孩子

    点击量:1947

    习近平的政治天空终于露出了一道光。1972年冬,他加入了共青团。 对习近平来说,入团之路如同劳动时走的山路一样,蜿蜒曲折。 在远离北京的梁家河,那顶看不见却又无时不在的“黑帮子弟”帽子再次被人拿了出来。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,是我党我军卓越的政治工作领导人、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之一。早年,他与刘志丹等战友创建了陕甘边革命根据地,其后又与陕北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,形成西北革命根据地,为长征中的红军提供了宝贵的落脚点。毛泽东数次赞誉习仲勋,称他“党的利益在第一位”“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领袖”“活的马克思主义者”。 1962年9月,习仲勋因所谓“《刘志丹》小说反党问题”被康生诬陷为“利用小说反党”并被专案审查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后又受到残酷迫害,被审查、关押、“监护”前后长达16年之久。习近平插队的时候,陕北对他父亲的批判仍在继续,人们很难想象,报纸上的批判文章也要由习近平来读。

  • 13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我们的好人才怎么能给你

    点击量:1842

    1973年初春,陕北大地还未完全解冻的时候,习近平被县上抽调,与共青团延川县委书记、北京知青陶海粟编为一组,到冯家坪公社赵家河大队搞社教。 “近平来了,赵家河也变了,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都变了。”回忆起习近平在赵家河搞社教时的那段难忘的岁月,赵家河人记忆犹新。 首先变的是开会。 习近平来之前,赵家河也搞过社教,但开会时大家都没兴趣,台上讲话的人更像是在自说自话。台上开大会,下面开小会,妇女还边开会边忙着做针线活。习近平来了后召集开会,大家都能准时去,秩序都不用维持。村里的俏皮话大王任厚成说:“近平讲话,能把人听憨了!” 习近平了解群众,知道群众的想法,他的话题是老百姓感兴趣的事。他搞社教,寓教于乐,讲风土人情、人文历史。那时候,村里没有什么文化娱乐生活,他给大家讲一部叫《三笑》的电影,讲到关键处,还会来个“且听下回分解”。大家都听得入了迷,有人连夹在手指间的烟都忘了吸,直到烫了手才记起。

  • 12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我就是一个农民

    点击量:2120

    到梁家河两三年后,习近平已经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延川话,他与当地人一样,把土豆叫“洋芋”,把馍馍叫“酶酶”。2009年11月,他到延安考察,仍能讲一口流利的延川话。吃饭的时候,他问陪同的陕西省委书记赵乐际能不能听懂“酶酶”是什么东西,赵乐际说不知道,他解释说:“‘酶酶’就是馍馍,白面馍馍,也就是馒头,是延川土话。” 他熟悉梁家河的每一条沟、每一架山,熟悉梁家河村子里的每户人家。2015年2月13日他回梁家河,即使40年没有联系的人,他一见面就能认出来,大名、小名都能叫出来。 他熟悉梁家河的饭菜。那天中午吃饭,他和彭丽媛与石春阳、吕侯生、张卫庞、梁玉明、王宪平等几人坐一桌,吃的都是当地的“土菜”。他给彭丽媛介绍桌上每道菜叫什么,用什么做的,怎么做的,有什么特色。 插队期间,乡亲们来串门,坐在炕上,他不介意他们身上带的土是否会弄脏被褥与枕头,更不担心有人带来跳蚤、虱子。石春阳说:“像我们农村人一样,他已经对虱子的毒素产生了抵抗力,就算被虱子咬了,红肿也没那么严重了。”

  • 11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修身

    点击量:2098

    习近平一面进行着他的农民化实践,一面在书中汲取着精神、思想上的营养。 “那个时候,除了劳动之外,一个是融入群众,再一个就是到处找书、看书。”习近平说,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我们这代人自小就受这种思想的影响。上山下乡的时候,我15岁。我当时想,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还轮不到我们去做,我们现在只能做一件事,就是读书、修身。” 在梁家河人的印象里,习近平常看砖头一样厚的书,吃饭时在看,上山放羊时,手中还不忘拿书阅读。 那时因为不通电,天黑后不久,整个梁家河就早早地进入了梦乡。只有习近平的窑洞还透出一丝光亮。没有人知道,这微弱的灯光给习近平带来了怎样的光明。 习近平常常看书至深夜,一边抽烟,一边看书。九分钱一包的“羊群”牌香烟,有时陪伴他一晚上。后来,梁玉明在福建见到习近平时,他已经把烟戒掉了。 看书用的灯是自制的煤油灯,灯身是用废弃的墨水瓶做的。在墨水瓶里倒

  • 10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他干活从不“撒奸儿”

    点击量:2242

    乡村社会是淳朴的。乡村道德评价标准简单明了,能吃苦,不“撒奸儿”,人实在,就会得到人们的尊重。在人们看来,能吃苦意味着能过好光景,不“撒奸儿”意味着靠得住。 在梁家河,习近平干得最多的活是打坝。村里把不擅长田间耕种的年轻人组织起来,成立了一个20多人的基建队(农田基本建设队),专门打坝、修梯田。 打坝、修梯田源于黄河对岸的大寨,那个同样干旱少地的山村,在打坝、修梯田后粮食产量增长了七倍。当时,除了“阶级斗争”,“农业学大寨”“工业学大庆”是那个年代最响亮的口号。 打坝就是在小山沟分段横筑坝梁,挡住暴雨后的洪水,让泥浆沉淀成坝田;修梯田就是将山顺次斩下,形成一个个反坡条带。在梁家河,打坝造田通常从秋收后的9月一直持续到来年的二三月。 打坝造田寄托着人们对吃饱饭的渴望。陕北山多地少,干旱少雨,修坝田、建梯田不仅能增加土地,而且有利于保墒,提高粮食产量。在农业科技落后的陕北,这是人们唯一能够想到的增

  • 09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吃的记忆

    点击量:1971

    习近平的胃开始接受以前从未消化过的东西。 刚到梁家河时,习近平他们吃了一段时间的派饭,食物有玉米面馍馍、豆面馍馍,这些都是乡亲们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。吃饭的时候,老乡家里的小孩站在一边,眼馋地看着。 下乡生活和知青们在北京的生活差距很大,但他们的生活仍比当地老百姓好。在梁家河,乡亲们把每年所产粮食的半数以上交给了国家,完成国家的公购粮任务后,剩下的粮食平均分配下来,每月人均口粮仅20斤,还不及知青供应口粮的一半。为填饱肚皮,乡亲们就以糠窝头、苦菜、荞麦叶等来充饥。 队里一度借张卫庞家的灶,派人给知青们做饭。主食是土豆、玉米面窝头以及黑豆钱钱饭。下饭的往往是用白菜、萝卜腌制的酸菜。 后来,知青们开始自己做饭,大多数时间他们吃野菜团子、玉米糁子,偶尔也吃小米干饭。没有菜,就跟老乡要一点儿酸菜,以至于酸菜成为习近平想念的美味佳肴。他说:“直到今日,我对陕北的乡村饭菜还很有感情,就拿酸菜来说,多时不吃还真想它。

  • 06

    2018-07

    梁家河 | 受苦人

    点击量:2050

    在知青们眼里,梁家河很原始。 梁家河人住得很原始。梁家河人住的是土窑洞。窑洞里不仅有虱子、跳蚤、臭虫、老鼠,偶尔还有蝎子,甚至有蛇出没。 习近平八一中学的校友、在梁家河一队插队的知青赵华安在接受《学习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,房东的儿子来叫他,说家里进来一条蛇。赵华安跑过去,看到了吓人的一幕:那条蛇盘在房东的炕上,蛇身上是红色的花纹,吐着信子······房东夫妻俩吓得躲在灶台后,不知如何是好。赵华安拿了一床被子,把蛇捂住包起,准备打死。房东说:“蛇是有灵性的东西,放它走吧。”赵华安冒雨走了很长的路,把蛇放到了一道沟里。 粮食的加工也很原始,用的是石磨和碾子。比如,加工玉米,用碾子碾成糁子,煮粥吃;用石磨磨成粉,做团子吃。尽管使用毛驴拉碾子、拉磨,但每次加工都需要耗费很长时间。知青们做不好这些活计,就先吃不用加工的小米,做小米饭;然后是玉米,碾一碾就能煮粥吃;最后才吃麦子,因为麦子加工起来最麻烦。

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